当前位置:杭州致泓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最后为何会被撵出大观园?她做了什么
红楼梦中薛宝钗最后为何会被撵出大观园?她做了什么
2022-09-19

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红楼梦》女主角,一进贾府,就深得众人喜欢,。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

从十四岁入京,薛宝钗便同母亲一起,入住贾府,期间生活了七八年。薛姨妈一家在贾府,多次遭受冷眼,但依然坚持留了下来;然而,在经过王夫人抄检大观园后,薛宝钗却主动搬离了大观园,这是为何呢?

若我们回顾一下薛宝钗离开贾府的过程,就会发现,她之所以搬离大观园,其实是贾母、王熙凤、探春三人合谋的结果。

我们先不谈贾母,看看导致薛宝钗搬离大观园的凤姐、探春。

1、抄检大观园的起因。

因为“绣春囊”事件,王夫人在王善保家的唆使下,发起了抄检大观园。这一次抄检大观园,无疑是王夫人自私自利、不顾及大观园众小姐清誉的糊涂之举。毕竟,“绣春囊”是闺房调情之物,而大观园居住的,都是未出阁的小姐;傻大姐大白天里从大观园的山石上捡到这样的物品,被邢夫人无意撞见。

邢夫人又特意将此物由陪房王善保家的交给了王夫人。荣国府的管家权,由二房王夫人掌管,作为长房的邢夫人对此心有不满,也很正常。

如今,刚好拿了这个短,她又怎么会放过这样打脸王夫人的机会呢?而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王夫人最看重面子,她咽不下这口气,一拿到“绣春囊”就气急败坏,跑到王熙凤的房间就是一顿臭骂。

好在凤姐也不是吃素的,从“绣春囊”的材质、做工等多角度撇清了“绣春囊”是她的嫌疑。王夫人在经过对凤姐的一番数落后,情绪也缓和了不少。她们二人,便商议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按王熙凤的说法,这是家丑,事关大观园众小姐们的清白,应该以“查赌”为由,让心腹人暗访此事,王夫人也默许了,只是,因为王善保家的没有离开,还在门外晃来晃去,再一次激怒了王夫人。

也是因此,她才会在王善保家的唆使下,不管不顾,只为找出让她丢脸的祸害精。

王夫人派了王熙凤、王善保家的为首,对大观园各处丫鬟的行李进行了突击检查。凤姐对此虽然很不情愿,但在姑妈手中混口饭吃,也无法违抗,所以只得硬着头皮去了。

2、王熙凤的心眼。

在《红楼梦》中,王熙凤是个聪明乖觉的人,同样,也是一个虽然有手段、够狠毒,但仍然有一丝良知的人。

因此,在抄检大观园的过程中,凤姐维护了一个人,陷害了一个人。

凤姐对宝钗的陷害。

当众人,从怡红院中出来后,王熙凤便对王善保家的说道:

说着,一径出来,因向王善保家的道:“我有一句话,不知是不是。要抄检只抄检咱们家的人,薛大姑娘屋里,断乎检抄不得的。”王善保家的笑道:“这个自然。岂有抄起亲戚家来。”凤姐点头道:“我也这样说呢。”

薛宝钗是王夫人的亲戚,她的住所搜捡不得,这看似合情合理。但同样,也存在一个问题,那便是,大观园众人的房间都搜捡了,独蘅芜苑没有,谁能证明它的清白?

更值得们细品的是,王熙凤刚说完这话,便进入了林妹妹居住的潇湘馆。

什么感觉?是不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就像探春正同大家说起众人生日时,袭人的反应一样。

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她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冥寿。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她们娘儿两个遇的巧。三月初一日是太太,初九日是琏二哥哥。二月没人。”

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

在袭人的潜意识里,排挤的是林黛玉,但在王熙凤这里,排挤的却是薛宝钗。

凤姐对黛玉的维护。

王熙凤带着众人进入潇湘馆,此时的林妹妹已经躺下,但她睡眠轻,早已醒来。而就在她要起身时,原文中对凤姐却有这样一段细节的描写。

一头说,一头到了潇湘馆内。黛玉已睡了,忽报这些人来,也不知为甚事。才要起来,只见凤姐已走进来,忙按住她不许起来,只说:“睡着罢,我们就走。”这边且说些闲话。

看看,不久前刚被王夫人数落一顿的凤姐,对黛玉确实关怀备至,一个忙字、一个按字,形象地展现出了她对黛玉的关心;不仅如此,她还特意同林妹妹闲聊着,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而当王善保家的从紫鹃的箱子里翻出宝玉小时候的鞋袜,沾沾自喜地跑到凤姐这来邀功时,也被王熙凤三言两语给打发了。

那个王善保家的带了众人到丫鬟房中,也一一开箱倒笼抄检了一番。因从紫鹃房中抄出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一副束带上的披带,两个荷包并扇套,套内有扇子。打开看时,皆是宝玉往年往日手内曾拿过的。王善保家的自为得了意,遂忙请凤姐过来验视,又说:“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

凤姐笑道:“宝玉和她们从小儿在一处混了几年,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紫鹃笑道:“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帐也算不清。要问这个,连我也忘了是哪年月日有的了。”王善保家的听凤姐如此说,也只得罢了。

很显然,在这场抄检大观园的行动中,无论是王熙凤,还是王善保家的,都包含了个人情绪在其中,比如王熙凤,整场抄检大观园的过程中,情绪都不高,但到了迎春的房间,却精神倍增,因为迎春的大丫鬟司棋正是王善保家的外甥女。

所以我们回过头来看,就会发现,这场抄检大观园其实并不彻底,没有绝对的对与错,而是包含了人情世故。

王熙凤对黛玉的维护,即使源于她与林妹妹二人友好的关系,也是她良知的体现,林妹妹孤单一人,寄居贾府,若真将她撵了出去,她往哪里去呢?

但对薛宝钗则不同。

3、宝钗是如何得罪王熙凤的?

按亲属关系而言,薛宝钗比林黛玉,与凤姐更亲。但论情意,林黛玉同凤姐的情意,却又比宝钗好太多。

王熙凤与薛宝钗,在前八十回中,几乎没有正面说过话。她们这一对表姐妹,真有些意思,谁也看上谁。

贾宝玉被打后,众人都聚在怡红院看望宝玉,王夫人询问他想吃什么,宝玉回答说,想喝一碗荷叶莲子羹。

王夫人、贾母二人,都是干大事的人,哪里懂得这道汤有多繁琐,因此,贾母听了,忙着就让下人去做。

唯有凤姐听了,忙着让贾母别急,因为做这道汤,真的不容易,需要用到各式各样的模子。

“姑妈哪里晓得,这是旧年备膳,他们想的法儿:不知弄些什么面印出来,借点新荷叶的清香,全仗着好汤,究竟没意思,谁家家常饭吃它呢。那一回呈样的作了一回,他今日怎么想起来了。”说着接了过来,递与个妇人,吩咐厨房里立刻拿几只鸡,另外添了东西,做出十来碗来。

凤姐持家,对诸事都在心,因此,她知道做这碗汤的不容易,所以她特意让下人做了十碗,目的是让众人都尝一尝。

王夫人不明所以,偏要询问,惹得众人一顿议论,贾母对凤姐,赞美了一番。而这个时候,薛宝钗开口了,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明捧贾母,实贬凤姐。

宝钗一旁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她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

如此冷言冷语地奚落凤姐,薛宝钗可不止说了一次。

《红楼梦》第四十四回,贾母为凤姐过生日,贾琏趁着这个空档,同鲍二家的在家厮混,被凤姐当场抓获,平儿也因此,挨了凤姐几个嘴巴子。

受了如此委屈的平儿,伤心不已,寻死觅活的,被宝玉拉到了怡红院,这个时候,宝钗便安慰她道:

宝钗劝道:“你是个明白人,素日凤丫头何等待你,今儿不过她多吃一口酒。他可不拿你出气,难道倒拿别人出气不成?别人有笑话他吃醉了。你只管这会子委曲,素日你的好处岂不都是假的了?”

看看,又是一个凤丫头,纵观贾府,除了贾母如此称呼过王熙凤,又有谁像她这样没眼力劲呢?

《红楼梦》第四十二回,刘姥姥离开贾府,因为她的一句话,导致了探春刚组织起来的诗社,便有了一个逃兵,惜春要去画园子了,因此众人在一块商议给她多少假合适。

林妹妹风趣幽默,拿刘姥姥玩笑了一回,宝钗也默契地补了一刀。

黛玉忙接道:“可是呢,都是她一句话。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她个‘母蝗虫’就是了。”说得众人都笑了。

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

如此的细节,实在数不胜数,由此也不难看出,薛宝钗对凤姐有多么的不友好;而王熙凤,向来就不是一个善人,面对表妹三番五次的刻薄,能够一直的隐忍,已然不错了。但一有机会,凤姐肯定是不会维护她的。

再者说,薛宝钗行事作风,也不入凤姐的眼,王熙凤生病期间,便同平儿这样评价过薛宝钗:是拿定了主意,一问摇头三不知。

4、薛宝钗客套辞行,贾探春实力补刀!

因为抄检大观园,独蘅芜苑没有搜捡,薛宝钗自然坐不住,第二天一大早,便来到了李纨的住处,向她辞行了。

宝钗道:“正是,我也没见她们。只因今日我们奶奶身上不自在,家里两个女人也都因时症未起炕,别的靠不得,我今儿要出去伴着老人家夜里作伴儿。要去回老太太、太太,我想又不是什么大事,且不用提,等好了,我横竖进来的,所以来告诉大嫂子一声。”

看看,薛宝钗在此,并未说出再不进大观园的话,只是暂时性的、试探性的说说罢了;其实薛宝钗特意找李纨辞行,已经说明了她并非真想离开大观园,因为谁都知道,李纨是出了名的烂好人,她必定不会让宝钗这样离开的。

但随后而来的贾探春,却同李纨的态度大不相同了。得知宝钗的用意后,她直说道:

正说着,果然报:“云姑娘和三姑娘来了。”大家让坐已毕,宝钗便说要出去一事,探春道:“很好。不但姨妈好了还来的,就便好了不来,也使得。”尤氏笑道:“这话奇怪,怎么撵起亲戚来了?”探春冷笑道:“正是呢,有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亲戚们好,也不在必要死住着才好。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正是因为贾探春的逐客令,薛宝钗才不得不卷铺盖走人,原本试探性的说辞,没曾想收不回了。

那么,薛宝钗是如何得罪贾探春的呢?

5、利己主义的薛宝钗,是如何得罪探春的?

在《红楼梦》前期,探春与宝钗的接触并不多,而是凤姐病后,她们因为共事才走到了一起。

然而,正是因为一起共事,才让探春彻底看清了宝钗这个人。

王熙凤因为生病,王夫人便让探春、李纨、宝钗三人打理。此时的贾府,经济危机已经形成。贾探春在这个时候接管,有心想为这个家做点什么。

因为她们在赖嬷嬷家待了一回,在那里,同样有一个院子,只是比大观园小一点罢了。而探春,从她们家下人那里得知,她们家的园子,采用的是承包制,各处由下人分管,如此以来,既省了管理园子的开销,年底还有两百两银子的进账。

贾探春便是从这一点出发,想到了大观园,同众人说出这个想法后,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

在众人讨论大观园承包制的各个细节的时候,薛宝钗正如凤姐所说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当探春提出,让莺儿的母亲打理怡红院里的花时,薛宝钗说话了。

果断拒绝,她的理由也很充分。原本她们就是客居在此,又怎么好抢婆子们的差事?但拒绝的同时,她又推荐了另外一个人,茗烟的母亲老叶妈。茗烟的母亲同薛宝钗有什么关系呢?平儿说出了答案:

平儿笑道:“不相干,前儿莺儿还认了叶妈做干娘,请吃饭吃酒,两家和厚得好得很呢。”

薛宝钗这波操作怎么样?是不是应该给个双击?

这也罢了,关键在于,到最后时刻。薛宝钗竟然将所有的功劳全抢了去。

宝钗笑道:“妈妈们也别推辞了,这原是分内应当的。你们只要日夜辛苦些,别躲懒纵放人吃酒赌钱就是了。不然,我也不该管这事。你们一般听见,姨娘亲口嘱托我三五回,说大奶奶如今又不得闲儿,别的姑娘又小,托我照看照看。我若不依,分明是叫姨娘操心。你们奶奶又多病多痛,家务也忙。我原是个闲人,便是个街坊邻居,也要帮着些,何况是亲姨娘托我。我免不得去小就大,讲不起众人嫌我。倘或我只顾了小分,沽名钓誉,那时酒醉赌博,生出事来,我怎么见姨妈?

试问,在探春的改革中,薛宝钗做了什么?除了谋利益。就凭这一次,也够探春恶心的。

当然,除了这一点,还有还探春更不爽的。

大观园改革的功劳宝钗抢了去,探春能忍。但是,王夫人特意安排她的差事,管理下人夜晚一事,薛宝钗却从未正经对待过。

以至于,因为晴雯一个谎言,说宝玉被墙外跳进的人吓病后,贾探春直接向贾母说出了下人夜晚聚赌的烂摊子。

独探春出位笑道:“近因凤姐姐身子不好几日,园内的人,比先放肆了许多。先前不过是大家偷着一时半刻,或夜里坐更时,三四个人聚在一处,或掷骰,或斗牌,小小的玩意,不过为熬困。近来渐次放诞,竟开了赌局,甚至有头家居主,或三十吊、五十吊、一百吊的大输赢。半月前,竟有争斗相打之事。”

从这我们可以看出,探春之所以如此讨厌薛宝钗,不仅仅是因为利益,而更多的,是因为她有心为这个家;而薛宝钗,一边接受着王夫人的邀请,管理下人夜晚聚赌,一边又只顾利益,对诸事毫不上心。

为这个家,贾探春可以得罪王夫人,怒扇王善保家的;同生母赵姨娘理论;但反观薛宝钗的自私自利,实在让人心寒。

6、贾母为何讨厌宝钗。

有关贾母讨厌宝钗的原因,太多太多,相信朋友们也看得多了。比如利用史湘云请众人吃螃蟹;私自改动蘅芜苑里的布局,将元春的皇家园林,将元春最喜欢的蘅芜苑布置的如雪洞一般。

贾母严厉处置下人聚赌一事,既是她有心治理贾府的门风,也是她对薛宝钗能力的否定。其实,经过此事后,薛宝钗在贾府已经没有了颜面,她的离去,只是少了一个借口。而显然,王夫人抄检大观园,凤姐与探春二人的联手排挤,让宝钗彻底解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