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致泓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国学《少年游》柳永晚年所作,堪称其备库一生的高度概括
《少年游》柳永晚年所作,堪称其备库一生的高度概括
2022-09-20

柳永,原名三变,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是北宋婉约派词人,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一生放浪形骸,他的词多为市井阶层男女之间的爱情,具有平民化、大众化的特点。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柳永长于慢词,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与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词风婉约,词作甚丰,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词人。词作流传极广,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之说。

柳永虽然出身官宦世家,但其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也许是受家世影响,曾经怀有入世的志向,但另一方面他又生性浪漫,所以他的词往往有一种“失志”的悲哀。

柳永早年名落孙山的时候,还可以“浅斟低唱”聊以慰藉,而当他年华逝去,对于冶游之事失去了当年的意向,在志向落空后,他笔下的词又增加了一种感情也失去寄托之所的悲慨。

柳永晚年写的这首《少年游》一词,堪称是其悲苦一生的高度概括和真实写照:

《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

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

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

虽然这首词描写的是秋天的景色,却没有秋天那种秋高气爽,天高云淡之意,全词弥漫着萧瑟凄凉的沧桑感。

在这首词中,柳永没有了高远飞扬的意兴,也消失了曾经的那份迷恋眷恋,只留下了悔恨和迷惘,青春不再。

长安道向来是追名逐利的道路,自古而今,车轮滚滚,从不停歇。而一个“古”字增添了不少古韵,产生了无限的沧桑感。从这一句,暗含了柳永对于宦海沉浮,争逐之事早已灰心淡薄,传达出对今古沧桑的深沉感慨。

秋天的蝉鸣本就有一种凄凉之感,而柳永在前面加了一个“乱”字,不仅写出了蝉声的纷杂缭乱,同时更是表现了柳永因凄凉的蝉鸣引起了自己的愁绪。

这首词的上阙描绘出一幅秋日深远辽阔的萧瑟画面,柳永表达了自己当时飘零落拓,望断念绝,感慨极深。

下阙开始描写自己对过去的追思,可是,一切希望和欢乐已经不复存在,再也回不去。

这首《少年游》极能表现柳永一生之悲剧而艺术造诣又极高的好词。

天下的事物变化无常,曾经内心满载着愿望与期待的志向落空。而早年失意时遇到的朋友大都也已零落凋零,志意无成,可青春却一去不复返。此刻,可想而知柳永的内心饱含着悲哀与叹息。

柳永这一生本就天性禀赋,生性浪漫,却生在这传统的士族家庭中,已经注定了他是一个矛盾也不被接纳的悲剧人物。

宋代词人叶梦得在《避署录话》中记下柳永以谱写歌词而终生不遇之故事,曾慨然论之曰:“永亦善他文辞,而偶先以是得名,始悔为己累,……而终不能救。择术不可不慎。”

柳永在文学上是成功的,但其一生借歌酒风流以自遣,而歌酒风流毕竟只是一种麻醉,并非可以长久依恃之物,因而,他的一生实际上是悲剧的,是值得后人同情,也是值得后人反省的。